华体会体育官方

“锂电重镇”四川供电调控升级 锂盐厂停产暂未传导至价格端




发布时间:2022-08-29 15:29:01 来源:华体会体育官方 作者:华体会体育登录




  上个月部分锂盐企业生产已经处于“低负荷”运行,对这部分企业而言,此次供电调控影响相对有限。

  高温热浪持续来袭。8月16日6时,中央气象台继续发布高温红色预警,这是高温红色预警连续发布的第5天。持续的高温天气导致用电负荷不断攀升,能源保供形势严峻。本轮高温影响较严重的川渝等地已紧急升级电力调控措施,要求工业企业“让电于民”。

  据成都气象消息,至8月15日17时,全市除都江堰外,最高气温都达到37°C以上,最高气温为43°C出现在简阳市,这是成都有气象记录以来的最高气温。

  8月14日,四川省经济和信息化厅和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联合下发《关于扩大工业企业让电于民实施范围的紧急通知》(以下简称《通知》)。《通知》提出,经研究决定,从8月15日起在全省(除攀枝花、凉山)的19个市(州)扩大工业企业让电于民实施范围,对四川电网有序用电方案中所有工业电力用户(含白名单重点保障企业)实施生产全停(保安负荷除外),时间从2022年8月15日00:00至20日24:00。

  润尔科技,国光股份(002749.SZ)的子公司,恰好位于简阳市,已于8月15日午间公告了润尔科技临时停产的消息。此后,包括泸天化(000912.SZ)、四川美丰(000731.SZ)等多家公司跟进披露了停产信息。

  四川是锂电、锂盐生产重镇。8月16日,至少有4家锂盐企业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确认收到了供电调控通知,但是实际受影响的产能情况不一。

  有锂盐下游一线采购人士向记者反馈称,“四川锂盐产能基本全停,市场流通货源紧张,到处在找电碳。”

  不过,也有市场机构表示,上个月部分锂盐企业生产已经处于“低负荷”运行,对这部分企业而言,此次供电调控影响相对有限。

  由于四川是产锂大省,云集了大量锂盐生产企业,在全省工业企业“让电于民”背景下,生产难免受到影响。

  以盛新锂能(002240.SZ)为例,已建成锂盐总产能7万吨,其中4万吨位于四川德阳,3万吨位于四川射洪。对此,公司人士表示,“接到供电调控通知,公司部分产能停产,具体影响需要同工厂进一步确认。”

  融捷股份(002192.SZ)则反馈称,已经处于停产状态,至于影响多少产能暂时无法给出结论,由于没有触及信息披露标准,公司计划在“互动易”上回应此次停产影响。

  虽然此次让电于民覆盖面较广,但是由于此前已经出现电力紧张的情况,四川省部分地区企业在8月14日《通知》下发前已经处于低负荷运行,所以此次影响相对有限。

  四川当地的锂盐产量数据,也可以提供一定佐证。据百川盈孚统计,今年7月,碳酸锂主产地中的江西、青海产量均出现环比增长,四川产量环比出现1000吨左右的下滑。

  “实际上,从7月下旬就已经处于低负荷运行,对当月产量带来或多或少的影响。”百川盈孚锂盐行业分析师耿姗表示。

  另有四川锂盐企业人士反馈称,“主要是限制公司用电负荷,整体产量会有所降低,但产能不会全停。”

  据了解,《通知》是向全省范围内的企业发布,但具体操作可能存在灵活调整的空间,比如符合上述“保安负荷”条件的。

  光伏行业的协鑫科技亦通过媒体表示,其位于四川乐山的10万吨颗粒硅项目,于8月15日-20日开启保安负荷运行。

  “受供电紧张影响四川地区全部停产,其他地区的厂家也有不同程度的减产,整体产量下滑将会影响下半月锂盐价格。”百川盈孚指出。

  据该机构统计,目前四川具备锂盐产能27.42万吨,占国内总产能的29%;7月四川省锂盐(碳酸锂、氢氧化锂等)产量11096吨,占国内锂盐总产量的21%。

  该行业供需原本就处于紧张状态,此次四川锂盐产能的大规模停产、减产,又将减少多少锂盐产量?会否进一步刺激锂盐价格上涨?

  综合天风证券、国泰君安和SMM等多方测算结果,本轮供电调控预计会影响8月锂盐产量2800吨至3200吨之间。考虑到生产实际流程,整体影响生产天数估计在7-8天。

  若按照3000吨的预估值计算,相当于四川8月产量下滑30%左右,对国内供给总量的影响不会特别突出。当然,以上测算数据都建立在停产至8月20日的假设上,后续还需进一步观察整体产能的恢复情况。

  8月15日,国内电池级碳酸锂(99.5%)市场均价涨至48.46万元/吨,较昨日涨幅仅0.1%;8月16日,电池级氢氧化锂均价水平稳至49.09万元/吨,与昨日价格持平。

  锂盐价格相对稳定,主要是受到当前市场交投低迷,可供参考的价格样本有限所致。

  对此锂盐下游一线采购人士表示,现阶段市场观望态度较为浓厚,部分低库存企业会进行采购,主流大厂则有意放缓采购节奏。

  至于供电调控的影响,他认为,“暂时还没有传导到价格端,这两天碳酸锂小幅上涨主要是上周的延续,因为当前市场仍然处于缺货状态,看涨预期也未改变。”

  不过,与其他省份不同,四川锂盐企业以长单销售为主,如果停产持续时间较长,会导致下游部分长单企业转为向市场散单采购,这会进一步推高锂盐价格。

  21世纪资本研究院7月的报道曾指出,2018年至今,每年二、三季度锂盐价格均没有太好的表现,并呈现出较为明显的“季节性”波动的特点。2020年、2021年锂盐价格上涨节点,也分别从2020年10月中旬、2021年8月上旬开始。

  上述采购人士表示,目前业内主流预期是看涨,电池级碳酸锂短期内可能会到49万元/吨左右,也有人认为下半年会突破前期高点,不过难度会比较大,最终还要看下游的接受程度如何,下游对50万元/吨的价格抵触情绪很强。

  其作出上述判断的逻辑是,矿端成本的不断上行、供需紧张关系的持续,以及三季度下游新增产能的集中释放。他还表示,“哪怕是磷酸铁锂环节每吨只有1000元的利润,新扩建产能也不会暂停。”